湖北日報訊 圖為:金龍公司生產車間。(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劉曙松通訊員張立攝)

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張真真通訊員熊曉枝

11月19日,來自全國各地的30多家經銷商,奔赴位于隨州市曾都區的湖北金龍,訂購篷布、廣告布等各種產業用布的新產品。實驗室里,他們觀看各種新品的拉力、耐磨、牢固度等實測數據后,紛紛簽下訂單。一天時間,客商簽下2019年度訂單2億元。

1988年,湖北金龍新材料的前身——曾都區西城辦事處雙龍寺社區防水布廠誕生。“從小作坊起步,30年來,金龍始終堅持‘做精做強一塊布’,這幾年每年至少研發一個新品,廢物全部回收循環利用,走創新綠色發展之路。”湖北金龍董事長饒金才說。

如今,這家企業生產的篷布、廣告布等軟體材料占據全國市場半壁江山。今年9月,金龍入選全省第二批支柱產業細分領域隱形冠軍示范企業。

每年出新品

每年至少研發一個新品,至少下線一個新產品,至少儲備一個前沿產品。近5年來,湖北金龍每年都給自己定下這樣一個“小目標”。“440克刀刮篷布”就是今年的創新成果,迅速成為訂貨會上的搶手貨。

該公司副總經理楊嘉雄介紹,篷布廣泛運用于車運、船運、貨場等場所。不少客商反饋,傳統篷布太笨重,表面粗糙,需用清潔劑才能洗凈,工人勞動強度大,常用清潔劑還容易老化。

傳統篷布,是將化學助劑一層層涂在基布上,不夠平滑。金龍的拳頭產品廣告布,用高精度刀片把涂料刮到基布上,非常平滑。為何不用這種刀刮工藝來做篷布?新工藝如何確保抗拉、透氣、輕薄、防水等,成為需要攻克的難題。

今年4月,金龍與武漢理工大學合作,啟動研發刀刮篷布項目。研發團隊經過上百次反復試驗,不斷調整、改進工藝,“440克刀刮篷布”終于在10月份研發成功,研發、人工、設備等費用共投入6000多萬元。

據介紹,這款篷布每平方米重440克,傳統篷布一般480克;由于表面光滑,用水一沖就非常干凈,且抗拉耐磨;使用壽命可達6至10年,是傳統涂層篷布的一倍。

創新思維下,金龍不斷與國防科技大學、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等開展產學研合作,從意大利、德國等引進全新技術工藝,UV廣告布、滑布、船布、氣密布、長效光溫調控大棚布等新產品層出不窮。饒金才表示,“瞄準行業最高端,走在行業最前沿。我們只做行業產品的研發者,不做行業產品的模仿者。”

如今,金龍產品已形成廣告材料、軍品材料、氣密材料、建筑膜材、應急救援5大系列,今年產值將突破10億元,營業收入多年保持20%以上增速。

廢料編彩繩

生產各種布,每年產生上千噸邊角廢料。如何有效利用,金龍一直在摸索。

近年來,金龍與中國鐵路總公司合作生產加固繩索。于是,一個想法在合繩車間主任饒福才腦海中浮現:邊角料正是生產繩索所需的PVC材料,而且五顏六色,能否用來做個性化的彩色繩索?

2016年底,饒福才與技術人員著手研究。經過多次試驗,各項指標達到要求后,他們對工廠舊設備加以改裝,調整工藝,新組裝成4臺專門生產彩色繩的合繩機。

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在合繩車間看到,五顏六色的邊角料,根據寬窄不等、按比例摻在繩索中,在合繩機上將三根料擰成一股,三股再“編”成一根繩,原材料進機器約一分鐘后,一根根拉力系數各異、粗細不同的彩色繩索就被生產出來了。如今,4臺合繩機每天消耗5至10噸邊角廢料,每天可生產出粗細不等的繩索10萬至15萬米,今年將為金龍帶來直接經濟效益過千萬元。

由于加工原料基本為成品,工藝較簡單,所需人工少,且是原來的廢料,所以彩色繩索定價比傳統繩索每噸低2000多元。“物美價廉,拉力強度與傳統繩索相差無幾,且彩色極富個性化,非常好賣。”采訪中,記者正好碰到兩位從廣州前來采購繩索的客商,他們當天沒有訂到貨,還需排隊提貨。

殘渣造有機肥

隨著更加嚴格的環保政策出臺,金龍燃煤鍋爐改用生物質鍋爐。然而,生物質燃燒后的殘渣,又成了令人頭疼的問題。

黑色殘渣堆積在收集廠區,下雨過后地面都是黑水,一刮風又四處飄揚,只能安排人先灑水用篷布蓋住,再定期花錢請專人專車清運,每噸綜合處理成本約100元,既浪費人力財力,又影響企業環境。

公司常務副總經理饒才山思索,生物質是純天然物質,經鍋爐高溫燃燒后,成分類似草木灰,應該能想辦法循環利用。四處打聽后,得知隨州有一家湖北菇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回收生物質殘渣生產有機肥。“太好了,這樣既能解決殘渣堆放,還能生產有機肥,環保又能產生效益。”饒才山與該公司一拍即合,金龍無償提供殘渣,菇緣生物公司負責定期清理、轉運。

菇緣生物公司總經理陳力說,生物質殘渣含鉀、鈣成分,偏堿性,而隨州大量種植香菇所用的袋料菌棒經發酵后偏酸性,將生物質殘渣與長完香菇后廢棄的袋料菌棒中和,能合成出一種高質量的有機肥。

今年,菇緣生物公司已從金龍回收殘渣600多噸,根據配比大約可以生產3000噸有機肥,每噸價格從800元至1700元不等,被廣泛運用于隨州本地種植葡萄、油茶和省外種植廣西砂糖橘、湖南臍橙等,市場前景非常可觀。

金龍一直堅持免費提供生物質殘渣。對此,饒才山說,“盡管這一塊公司沒有直接產生經濟價值,但我們深知,只有企業創新發展了,綠色發展了,才能走得更高、更遠。”